• 多位乐视员工因欠薪向政府部门申请劳动仲裁 2018-04-18
  • 环卫工捡到钱包冷风中等1小时 失主感动痛哭 2018-04-17
  • IDS:美利率不变 加息仍可待 2018-04-17
  • 尴尬!瓜帅遭2得意门生致命反噬 奇兵的代价? 2018-04-11
  • 足协开8罚单 米西趁裁判不备拿喷雾被禁2场罚1万 2018-04-06
  • 韩国秘密计划:将设特种作战部队 直指朝鲜首脑 2018-04-04
  • 刘汉案13辆豪车全部拍出 2小时超百万人围观 2018-04-03
  • 国足10月抢分之旅该依靠谁?要取胜就要解决进球问题 2018-04-03
  • 太原原书记陈川平受审 受贿91万致国资损失9亿 2018-03-31
  • 最高法发布指导案例:离婚转移财产可判净身出户 2018-03-31
  • 世锦赛第十日:游泳终开赛!孙杨冲400自3连冠 2018-03-29
  • 争议!苏宁救命球失而复得 汪嵩助攻R马抢点破门 2018-03-26
  • 英超-铁卫压哨争议绝杀 阿森纳5连胜距榜首2分 2018-03-26
  • 李克勤首导MV害失眠 不知刘德华添丁传闻 2018-03-25
  • 刚果(金)首都骚乱升级中国商铺被抢 中方回应 2018-03-25
  • 新搜搜pk10投注网

    平刷王pk10:天下 第二节瞎话

    小说:天下  作者:羔羊  回目录
      

      “你们刚才这是怎么了”,光子疑惑,不过总算不哭了,莫邪算是松口气,打了个哈哈,就当做蒙混过去了,一点都不尽心,重光无奈,只能自己上场编瞎话,说到底,到底是谁需要隐瞒的???

      呵呵,放过你们就偷笑吧,莫邪撇zui。

      这个理由,很好的说服了重光,任劳任怨的开始糊弄光子,不得不说,刃族这种对人类的不信任,有时候也可以利用的嘛,最起码,莫邪说是放过,她就信了,如果说好心,大概反而不信了,就是这么操蛋??!

      最后光子也只是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,不过,没关系,重光指着还晕着的北圆,转移注意力。

      “.....准备怎么处理?”

      “按我说继续给我做试验品好了”,莫邪chazui道。

      “不行!她害死了这么多人?!?br />
      “要不,先放着,等族长来处理?”这是重光的建议。

      莫邪是不爽的,这是她的战利品吧?

      “莫邪姐姐~”光子拉着莫邪的衣角,仰头眨眼。

      “停----好吧,好吧,随便你们决定好了?!敝灰鹫庋醋盼揖秃美?,太不自在了一点吧,她还没有被这样子的眼神看过,感觉有点受不了,总觉得脸热热的。

      莫邪摇摇头,就看着圆圆,或者说,五长老北圆,被三长老拉起来,嗯,用她提供的绳子绑住,因为已经知道实力被封印住了,所以没关系。

      当然,她也知道了爆炸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没有想到,结果会是这样而已,北圆真的太狠了,竟然控制那些族人全部自爆,就为了自己一个人可以逃跑。如果不是自己醒来的快的话,还真的可能成功呢,不过现在,呵呵,她已经确认的自己该找谁复仇了,至于什么时候?

      莫邪眼里闪过冷光,重光心头一跳,忍不住看了她一眼,这是动了杀机吗,真是可怕,她想干什么?

      “光子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杀机很快就消失了,仿佛幻觉,但重光知道,这个人类只是隐藏起来了,到底想做什么?聪明人总是想得太多,而自以为聪明的人,想得更多,所以,她内心提起了警惕。

      三长老态度的变化,莫邪敏锐的感觉到了,刃族的态度嘛,习惯了,她又很快放下,还是只有光子最好了。

      光子听到这个问题,陷进沉思,原本稚嫩的脸上,快乐的,无忧无虑的脸上,带上了沉重,其实莫邪早就知道没有什么简单的人,但是看到这一幕,还是觉得心里沉重。

      她弯腰抱起来光子,额头靠近碰了下,在光子诧异的眼神中轻笑起来:“嘛,不用想太多,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哦”

      光子笑了,就如同原本那样自由自在的笑容,其实一定是不同了吧,但是,还是很高兴,能这样笑,还是不错的,莫邪想。

      “谢谢,莫邪姐姐?!?br />
      “太客气了吧,都不像你了?!蹦鞍压庾臃畔?,终究现在身份不一样了,虽然自己不是刃族,但是在三长老面前,她可不能这么不懂事不是。

      光子只是抿唇,她当然知道莫邪的意思,可是,一切已经不同了,从痛苦之中回来的刃族,大多数,都要长大的,而她也逃离不出这种定律。

      “我准备拿走圈子?!?br />
      三长老吓了一跳,“不可以!”声音忽然大起来真的吓人,她也知道自己太激动了,但是,“光子,绝对不行,圈子是村子最后的屏障,如果拿下来了,外面那些失丧者,可不会放过这里!”

      “我相信村子的防御的,除了圈子,想必还有其他防御吧!”她这句话说的很肯定,也对,光子是守护者,对于村子的防御措施,肯定是最清楚的。

      三长老重光当然清楚这个理由不能说服光子,但是,绝对是最正确的啊,“只要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,我就不会同意的,你想拿走圈子,除非抹灭我的意志?!币蛭寤鼓芨椿?,所以没有意义,只有意志力的抹灭,是最容易杀死刃族的。

      光子当然不会这样做,但是,她的意志很坚定,圈子是一定要拿走的,只有没有了圈子,这场反叛才会停止下来,她不想在看到族人相互残杀了!

      莫邪继续沉默,外面的战斗怎么样她不知道,至于光子的理由她更是没有评价的资格,但是----

      “即使光子拿走圈子,矛盾并不会消失,大长老和族长,一样会继续的!”三长老对于这点很肯定,无论是大长老东振,还是族长楼七灭,都是认识了几十年的.....大概算是陌生的朋友吧,也因此,太清楚两人之间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的痛苦!

      这一点,光子是不知道的,重光为了阻止光子拿走圈子,只好解释起来,也是因为她自己的实力被封印了,不得如此。

      事情其实开始在几十年前,很老套的故事,一个美丽的女人光馨,受到所有族人的爱戴。一个平民小子,东振,一个上一任族人的儿子,楼七灭,三个人,却只有二个人可以得到幸福,而剩下的那个人,东振,也就是现在的大长老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,投入他人的怀抱。

      于是嫉妒,愤怒,怨愤,所有可能的痛苦都有可能出现,也因此,这份痛苦,孕育出了一个强大的刃族,一份强大的意志力,他成为新的大长老。

      同样的,楼七灭成了族长。

      如果地位悬殊,或许痛苦很快过去,然而,不是,这份痛苦一直在大长老的心里蔓延,谁也不知道,他到底承受了多久的痛苦,又还能承受多久。

      说道这里,重光冷笑一声,族人里面,多的是承受不了痛苦死亡的家伙,所以说,大长老他,不愧是一个刃族??!

      言归正传,事情的改变发生在十几年前,也就是光子出生后不久,大长老第一次,挑战了族长。

      对于两人的胜负,到现在也没有定论,只知道,不久之后,光馨就死了,呵,两个人都陷入痛苦的漩涡里面了。

      三长老嘲笑了一下,看到光子后才立马收回来,咳了一声,继续道:“所以,圈子根本不能阻止他们,这是两份不可计数的痛苦的对决,谁也不敢保证,最后活下来的人,还是死掉的人,哪一个会更痛苦,但无论是哪一个,我们已经没有资格阻止了!”

      气氛陷入了沉默,莫邪一边感慨于这个故事有够无趣的,不够刺激,一边思考在这其中,出现的最多的痛苦,显然痛苦是力量之源这句话,拉尔夫并没有说谎呢!

      已经很久没有出场的拉尔夫,现在在哪里?

      这次的反叛,说实话,拉尔夫是知道的,火猴子宣传的那些真相,反正他听到只是冷哼一声,并没有任何认同的感觉,除了停止狩猎以外,就没有更多的打算了,能做什么呢?爷爷,妹妹,都死了,他还杀了爱自己的人,自己喜欢的人,以及许许多多无辜的同族,比起那些很快放下这些痛苦的族人而言,拉尔夫是不同的,他记得更加牢了,因为他,已经决定要代替这些死去的族人,继续活着,活着看这个世界??!

      但是,不够的,还不够,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,太弱了,只要想到失去罪器之后只能无能为力任人宰割的模样,他就无法忍受,特别是,他认定,就是自己的那次弱小,导致了爷爷和妹妹的死亡。

      莫邪该庆幸这个家伙没有怪罪他人的打算,但是,人类本来就是通过不断推卸自己的责任,来减轻罪恶感的生物,所以,这样把所有的罪揽在自己身上的拉尔夫,可想而知,有多么痛苦,以及多么恐怖了!

      当然,痛苦有时候会习惯,而习惯之后,痛苦就不再是痛苦了,而只是阵痛,这对于拉尔夫来说,是更大的罪恶,不得不说,他是所有族人里面唯一拥有使用数个罪器能力的刃族,但同样的,他也是所有族人里面,遗忘痛苦最快的刃族了。

      再大的痛苦,或许只是短短几天功夫,就会被遗忘,这或许就是得到复数罪器使用权的代价了。

      可他宁愿不要这个代价,这也太恶心了,拉尔夫想,自己到底是多么的恶心,多么的丑陋,才可以这样遗忘痛苦,明明是如此的痛苦的事情,甚至获得了这一身强大的意志力,但是,他也的确,已经遗忘爷爷和妹妹死亡的痛苦了。

      这反而成为了他最大的痛苦。

      走进村里的时候,满地狼藉,守卫一个都没有见到,普通族人也是乱糟糟,甚至是哭喊的,有一些原本一样在试炼场上的族人正在安慰她们,可笑,拉尔夫想,不知道有多少人,或许就杀死了正在安慰的族人的亲人,朋友,甚至是爱人....

      虽然如此,他也没有打扰的意思,而那些发现他踪迹的族人,更是被那一身意志力吓得不敢动弹。

      于是一路畅通无阻的,拉尔夫来到了第一个战场,库玛和四长老战斗的地方。

      南无的血ròu大部分被带走了,然而,这么短的时间里,又怎么可能找到所有的血ròu里,所以,南无的再次现身,并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,但是,实力的衰弱也是不可避免的,毕竟,神力的多少有时候也和身体有关,而意志力更是和身体密切相关了!

      南无感觉到头顶一片黑暗,于是仰头,神色冷淡。

      血ròu的流逝,让他现在只能维持一幅稚童的模样,好在他天性冷清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难以接受的。

      “.......拉尔夫!”

      他是认识拉尔夫的,毕竟是二长老的孙子。

      拉尔夫笑了下,有点狰狞。

      “你要做什么!”南无即使语气急切,表情还是淡淡的,所以,很好的激怒了拉尔夫。

      “干什么,吃了你!”

      “什么?!”南无吃惊,嗯,就是zui角ChouDong了下,“你,难道吃了族人??”

      “不愧是长老,这么快就想到了?!?br />
      南无已经恢复了冷静,并且很快想明白了原因,“没用的,即使吃了我,你也得不到我的神力,我的意志力,任何东西都得不到!”

      这是因为,生命的消化能力,并不能消灭意志,最后,也就是被排泄出来,然后再次复活,对于南无来说,没有差别,他也不会觉得肮脏与否。

      只是,当拉尔夫咬下他的一半躯体时,南无语气才露出了惊恐,“怪物,你这个怪物!你-----”

      他话还没说完,整个人就被吞了下去。

      一团庞大的影响,蠕动着,滚动着,好半晌,才重新恢复为拉尔夫的样子,只见他脸色红润,眼神明亮,如果不是那一身漆黑到看不出一点银色的神力,或许还会以为这是个正常刃族。

      ======

      珈蓝心里忽然一阵ChouDong,那是天启,有某种邪恶来了村子,是什么东西?诡异的神力波动一闪而逝,她皱眉,躲起来了吗?真是麻烦了,偏偏这个时候,果然是多事之秋吗?

      大长老和族长的战斗还没有结束,两人争斗了大半辈子,对自己的对手太了解了,神力也记录了太多的信息,虽然战斗方面的经验很少,但动手之后,很快的,就陷入了僵持阶段,除了有什么意外,不然,他们即使打个几十年,或许都分不出胜负。

      果然,楼七灭率先发动大招,之前的试探,两人的技能都是小招小招的消耗,本来见面来一发更好,但是都相互扯淡了很久了,肯定都有所准备,所以,试探又成了正题。

      而现在,大招终于爆发了!

      “罪之锁”

      东振早有准备,跟着大招走起,“荆棘之痛”

      都是单体大招啊,珈蓝感叹,也对,这个地方,大范围的招数反而更加危险麻烦,不利于战斗,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引发什么意外。

      东振喊完大招,紧接着又是同样的招数,就这样,也只是勉强抵消了楼七灭的罪锁。

      “就凭这样,你还有什么招数?”楼七灭冷笑,继续发动技能,“罪之?!?br />
      这下子,大长老足足放了十个荆棘之痛,才挡住罪之罚,而且也开始喘气了,岁数大了,精力也有点不足了。

      珈蓝在旁边无所事事的想着,难怪需要自己掠阵,显然作为族长的楼七灭,罪器有更大的优势,如果她没有想错,都是罪开头的,然后专门用来制约族人的招数吧,似乎有种专属的杀伤力。

      好歹是自己族人,是谁弄出来这么狠的罪器的?

      心里闪过这个疑问,战斗却还在继续,大长老显然已经左支右绌了,却没有放弃的样子,珈蓝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要出手了,没想到,情势一下子调转过来。

      时间太短,连珈蓝都没有反应过来,大长老好像忽然拿出另一个罪器,朝着楼七灭扔了过去,然后,在楼七灭冷笑的目光中,猛地爆发意志力。

      罪器仿佛扭曲了一下,然后瞬间击破了族长身上的意志力薄膜,要不是他的罪器恰好挡在面前,就真的危险了。

      然而即使如此,他的意志力被打破,仍然是个重创,更何况,......

      珈蓝猛地加速,抓住神色狰狞的大长老急忙后撤,同时,一层白色的护罩挡在面前,轰?。。?!

      地面都震了三震,外面,火猴子库玛卡卡等人,发出惊呼声,站立不稳差点摔倒。

      所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三人面面相觑的时候,大门内部,烟尘还弥散的四处都是,而珈蓝的脸色也是苍白,随手扔下大长老,懒得理会他失落的样子,心里一阵后怕。

      差点,差点好吧,爆炸的太快了,而自己的护罩也没有时间构造,结果,差点被爆炸产生的罪器碎片,把护罩穿透,果然她的猜测没有错,这么轻而易举的突破神力的封锁,这些制造罪器的材料,一定是来自哪些怪物了,最明显的,失丧者!

      刃族可真是敢啊,难道就不怕被人发现,不,发现也没什么吧,圈外本身就到处是刃族了,无所谓发现不发现,至于,圈内,珈蓝苦笑,谁也不会多在意圈外的东西的,大概在大多数人眼里。刃族和怪物也没差别吧??!

      好了,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了,还是想想之后吧,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,也该拿走报酬了吧,只是,看大长老这个失落的模样,到底还认不认那个约定的???

      她有点担心,正准备shen手,猛地,一股诡异的波动传来,心里一紧,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住心脏一样,珈蓝眼里发出耀眼的白光,狠狠的和某种东西撞在一起。

      又是轰的一声爆炸。

      地面这次只是震了一下。

      外面的人又是人仰马翻,好在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起码没有摔倒的太难看。

      楼七灭有些狼狈的喘气,站起来,刚才的攻击,是他最后的一击了,本来隐藏神力波动,还以为可以拼一把的,只要杀死了大长老,那么叫做珈蓝的外族人,就没有理由继续动手了,然而,该死的大长老,难道就只有他命不该绝吗?。?!

      他还不能死??!

      挣扎着,楼七灭再次站起来,珈蓝看似放松,心里却再次警惕起来,这些圈外的家伙,每一个可以小看的,竟然还会隐藏神力波动,太厉害了一点吧,自己也是突破神力之后,才学会的唉---

      似乎是楼七灭的出现,大长老眼里一下子爆发出光芒,身体重新恢复力量的站起来,只是,之前的攻击消耗也是巨大,竟然摇摇晃晃的,珈蓝真是有点担心,要是摔倒了,自己可是绝对不会去扶的!

      幸好,东振站稳了,哈哈大笑起来,“果然,我就知道你没有这么容易死?!?br />
      “呵......”楼七灭喘着气,笑起来,“我和你不一样,光子还需要我,所以,绝对不能死在这里!”

      大长老一听到光子的名字,竟然吐出血来。

      好狠,一句话,又cha了一刀吧,珈蓝忍不住看了楼七灭一眼,真是不可小觑,大长老这次不知道还行不行啊,要不还是自己出手好了,虽然有点不道德,但是,她可不想这次的交易失败,只有活着的大长老,交易才会被承认,死了的,谁还管你?。。?!所以,白色的光芒在她手上亮起,显然是不客气了。

      一看到珈蓝的动作,楼七灭显然有点紧张,他不蠢,能够让大长老找来做帮手的,肯定不是一般人,更何况,刚才的爆炸中,也是她,才让大长老毫发无伤的,不然,楼七灭敢肯定,最后活下来的绝对只有自己!

      “阁下,能否听我一句?!?br />
      大长老冷笑,“楼七灭,你已经无计可施了吧,竟然还想着策反我的人”

      珈蓝在身后翻了个白眼,谁是你的人啊,算了,看在是交易者的份上,暂时先放过你,之后,绝对要好好说道说道,手上弹出了一个白色光球,她的眼睛,更是闪着明亮的白色,一圈圈的光圈从眼睛里泄露出来,就像是湖面的波纹一样。

      楼七灭倒吸了一口冷气,“契约者”,直到看到眼睛的颜色,他才恍然,大长老竟然找了一位契约者过来,好狠,这是一定要自己死的节奏了??!

      契约者,就是与神定下了契约,履行契约的内容,并且修得神之力量的一类人,也就是,莫邪一直心生艳羡的神之契约了,比起道具引流神力这种修炼方法,契约者不仅没有这些烦恼,而且还有一套完整的修炼步骤,只要按部就班,一点一点努力,每个契约者,最后都可以修炼到最后,抵达神之王座!

      楼七灭想着有关契约者的传说,心里越发沉重,这种情况,自己要怎么找到生机?他不愧为族长,很快就想到最关键的地方了,大长老到底答应了什么才让这个外族人为他动手的?

      他不需要知道。

      珈蓝正准备动手,维持这个光球显然也不是容易的事情,但为了确?;魃?,免得某种自己不知道的意志什么的再次复活,她才一动手就使用了全力。

      【倾泄】

      契约者第四境。

      珈蓝现在的实力层次。

      光看外表,倾泄只是和使用神力外现一样而已,然而,不同之处在于,使用出来的神力,是具有感情的,是理性与感性的结果,用莫邪的说法,就是完全的乱码攻击。

      这种攻击,不是相同的神力根本难以理解,无法解析,无法抵挡,而相反的,珈蓝却可以轻松抵挡大部分其他神力的攻击,没办法,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的不讲理。

      除此之外,刃族的意志力倒是可以抵挡,可是,这种抵挡又太过脆弱,神之契约,说明是与神的链接,使用的神力,本质上就带着一丝丝的神意,于是,人的意志与神的意志的碰撞,结果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    那是随时可能被外界YouHuo的意志,与毫不动摇的意志的差别。人类的确可以鼓吹意志毫不动摇,然而,科学要尊重现实,现实是,意志绝对做不到毫不动摇,因为,意志本质上是做选择,只要你做选择,那么就会消耗意志,也就称不上毫不动摇,连不做选择本身,也是在消耗意志力!

      唯有神,才是真正的毫不动摇。

      珈蓝此时,仿佛染上了一丝丝的神意,楼七灭心都凉了,但还是咬牙喊道:“大长老答应的事情我全部答应,我是族长,权利更大!”

      大长老有点紧张的转身看着珈蓝,又被她眼里的坚决放松下来,冷笑道:“珈蓝可不是背信弃义的人,你就认命吧,楼七灭??!”

      本来有些心冷的楼七灭,闻言顿时大怒,“认命,你叫我认命,不可能?。?!”

      他的神色露出一丝丝疯狂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,珈蓝心里一跳,光球瞬息间就来到楼七灭身前。

      触碰到他的xiong膛。

      恍如初雪消融,没有一点阻碍,大长老就看着自己大半辈子的对手,化为灰烬,紧接着,连灰烬也消失了。

      只有罪器,落在地上,发出啪嗒的声音。

      “死了吗?”东振的声音有些迷茫,仿佛不敢置信,又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,事实上,之前的爆炸已经让他有点失落了,现在,他反而没有了那种感觉,只留下兴奋,终于,自己赢了。

      珈蓝喘气,消耗有点大,好在神力的恢复速度也不是盖的,只是微微喘气的时间,已经恢复了大半,她摆手,拒绝了大长老搀扶的意思,道:“既然你的委托完成了,那么我们之间的交易,可以开始了吧!”

      “当然,我不会食言的”

      珈蓝直视大长老的眼睛,看到他的诚意后,才点头,“那就好,我希望你不会反悔就好?!?br />
      大长老点头,当然不会。

      两人于是准备离开,珈蓝走在前面,琢磨着怎么打开面前的大门,大长老露出微笑,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,忽的一愣。

      “喂,到底要怎么打开???”她回头一看,猛地浑身一颤,这是什么鬼?。???===$$$===$$$===$$$===#修改操作:a7374_2017 时间:2018-03-19 14:54:52#修改操作:a7374_2017 时间:2018-03-19 14:55:18#审核:hch471000 时间:03 19 2018 3:29PM    飞鹿言情网 新搜搜pk10投注网 www.szzxpy.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    暂无读者还喜欢